那颗无处安放的玻璃心:NFL球员如何在赛后面对网络键盘侠

那颗无处安放的玻璃心:NFL球员如何在赛后面对网络键盘侠

11月23日讯 (文/ESPN Jeremy Fowler 编译/大白)克利夫兰布朗队最近裁掉了安全卫杰梅因-怀特海德(Jermaine Whitehead),裁人原因很简单,怀特海德在推特上威胁球迷。他的做法让匹兹堡钢人线卫巴德-杜普里(Bud Dupree)产生一些共鸣,因为杜普里平时也非常喜欢怼人。

2018赛季第二周,丑陋的输给堪萨斯城酋长后,杜普里回到更衣室抓起手机。他通常喜欢在脱下肩甲之前看看信息之类的,看看推特上人们对他这场比赛的发挥有何看法。每个星期天,几乎联盟所有的更衣室都会上演这样的场景。当球员回到储物柜前,许多人在做其他的事情前会先拿起手机,出于好奇的滚动屏幕,希望看到自己的表现能够在社交平台上个热搜。新英格兰爱国者特勤组球员贾斯汀-贝瑟尔(Justin Bethel)曾混迹过四个球队更衣室,他说每个更衣室都会有很多人在赛后看看网上有没有自己的热点。

有些消息会直接影响球员的情绪,而一个粗鲁的回复甚至会影响他们的职业生涯。杜普里知道这个道理,他没有像怀特海德那样直接开喷,因为这样太激进了,不会有好果子吃。但对于许多NFL球员来说,看到这些冲着你的推文很难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它就像是在跟你面对面交流。但此时此刻,杜普里还是提醒大家,冲动是魔鬼。

“网上那些键盘侠真不把我们当人看,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球员。球员也是人啊,他们永远也不会理解这一点。”杜普里说。

杜普里表示,那些骂你的话总是往你眼睛里面钻,他过去看到过无数喷自己的言论,一句比一句难听,比如说FXXX U这样最脏的粗口,也有像“滚回乔治亚去,NXXXXX”这样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言论。这些喷人的话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杜普里还能忍一忍,他忍受不了的是那种能刺痛内心的话。比如说有一次他在网上看到“你TM打了一整场什么破XX比赛”,杜普里忍不了了。他在那场比赛中近乎隐形,只完成两次擒抱还有一次侵犯中立区犯规,但他认为人们没必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杜普里告诉朋友和队友他会做出回应,但他们都一笑了之。“你不认为他真的敢把回复发出去,”前钢人队线卫亚瑟-莫兹(Arthur Moats)说,他曾在2015年到2017年与杜普里一起打球,现在他们仍旧会在线卫群里聊天。结果杜普里真的给那个球迷发了私信,内容是“我现在在你的闺房里躺着,你别跑呀!”这件事被曝光后,热度迅速攀升,尽管杜普里认为自己已经非常客制了,但他那次直接给球迷发私信对喷的做法还是让他感到不安。

“我打橄榄球并不意味着我没时间去搭理你,也不意味着我能忍受一切,”杜普里说:“希望球迷有点数,知道两者的区别。但我们作为职业球员时,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所以不能在网上脑子一热想说什么说什么。”

根据NFL规定,球员和教练在开球后90分钟内不得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任何动态,直到媒体采访结束。球队一般都按照NFL的规则来,并没有再制定一些小规则。NFL的一位消息人士称,近年来联盟一般不会因为球员违法这些规定而被罚款,查德-“奥乔西科”-约翰逊(Chad “Ochocinco” Johnson)是他记得联盟最后一次因为违反该规定处罚球员。

NFL球员工会偶尔会给球员们一些日常提醒:不要在推特上发一些你不想让你奶奶看到的东西,让我们表现得像个成年人,等等。但这并不意味着球员不能在网上回怼,这使得联盟的规则变得毫无意义,怼来怼去脾气自然越怼越大。

“有时候需要多一点时间来消化,这取决于你的火气有多大。”布朗主教练弗莱迪-基城斯(Freddie Kitchens)说,就是他决定裁掉怀特海德。“每个人都想要打好球,谁都想赢,但事情并不总朝着你想的方向发展,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打的有多烂,都需要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比赛中发生的任何情况。你必须找到积极的方向,并且努力让自己变得好起来。”

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本来心态就失衡的球员,看到推特上大量的恶意推文往往会心态就地爆炸。ESPN曾多次试图采访怀特海德,但均以失败告终。据悉,怀特海德并不是那种脑子一热就开怼,而是思考过一段时间之后才怼键盘侠的。据球员自己的感受,他们说第一时间你可能不会看到最爆炸的内容,二次打击最为致命。

“比赛结束后,那是你最想翻社交账号的时候,因为你会想,‘我在那场比赛的发挥,球迷都注意到了吗?’你知道你是个公众人物,作为一名职业橄榄球球员,有数百万双眼睛在盯着你。你这场比赛打得到底好不好,看看网友怎么说。但有时候觉得自己打的还不赖,而推特告诉你的情况却正好相反。那些糟糕的评论会伴随你你好几天。”

球员们也可以在中场休息的时候翻手机,但杜普尔说实际上只有一名前钢人球员喜欢这么做,他就是安东尼奥-布朗(Antonio Brown)。别人中场休息都是在调整或者上厕所,而布朗则在忙着翻阅社交账号。杜普尔还回忆起他们的所有线卫一起安慰另一名被网络暴力而伤害的钢人队。

今年春天,亚利桑那红雀队右截锋马库斯-吉尔伯特(Marcus Gilbert)告诉ESPN,他认为社交媒体的批评影响了他在场上的表现。这些评论狠狠地伤透了他的心,让他觉得对不起球队的期望,辜负了队友的信任,那种感觉是最难受的。

对于那些在比赛中犯下严重错的球员来说,赛后的推特简直就是地狱。第九周对阵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的比赛,钢人跑卫杰伦-萨缪尔(Jaylen Samuels)在第四节出现掉球。不过最终钢人还是惊险取胜,塞缪尔在比赛中完成了13次接球。比赛结束后,塞缪尔期待着球迷们会说些什么。

他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下iPhone上的home键,然后让满屏的推送淹没他。扫眼一看,他大约看到了两到三条负面的评论,但这些评论在一周后就记不得了。“你收到所有的这些评论,所有的这些推送,无外乎就是急于知道别人怎么评价你。”塞缪尔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般那些东西不会影响到我,我也不会去回应,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

每当有人看到贝瑟尔错失擒抱的时候,他都会被人嘲笑。但这位特勤组球员已经在联盟待了8年,他不会在意那些嘲笑,因为他们根本不懂橄榄球。“对于我来说,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影响我打球的方式,也不会影响我要做什么,”贝瑟尔说:“即便是他们说了一些很离谱很难听的话来喷你,首先,我永远都不会跟键盘侠见面,你影响不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阳会在第二天在照常升起,我仍然会每天早上按时起来,继续我的工作。”

要想保住饭碗就多做事少说话,这是NFL生存的法则。钢人队的左截锋阿莱汉德罗-维亚努埃瓦(Alejandro Villanueva)认为现在社交媒体无处不在,这非常不健康。这就是他一般会在主教练迈克-汤姆林发表完全队讲话后直接去洗澡,不看手机的原因。

布朗队线卫乔-肖伯特是一颗玻璃心,他知道自己的缺点,所以眼不见不烦,他一般都会远离社交媒体,比赛后只用手机给妻子或者父母打电话或发短信。肖伯特对怀特海德的评论感到惊讶,他知道怀特海德是一个很棒的球员,他一定是实在忍不了了才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

肖伯特说:“每当看到他们评论我的蠢话时,我真的很生气,我想要去怼那些蠢话。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远离社交媒体。”相较于其他职业运动联盟,NFL总是积极透过社交媒体接触球迷,但是另一方面,社交媒体似乎也让许多球员迷失了自我。如果有球员是玻璃心属性,那还是离社交媒体远一些吧。g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iinibeauty.com